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甘谷概况 | 领导之窗 | 今日甘谷 | 文化旅游 | 重点关注 | 理论纵横 | 典型引领 | 政府信息交互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城、招、文>>文化旅游>>文化之窗>>正文
【文化之窗】甘谷石窟保护与数字化管理对策研究
(2017/3/20 16:04:39) 新闻来源:甘谷县政协办 作者:李春

编者按:

  甘谷石窟文化遗产作为甘谷历史文化中最精髓的作品,是先民们创造历史文化踪迹和依存的具体体现,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历史,是闪烁着灿烂光辉的文化。李春同志经过多年的搜集整理和潜心研究,在整理编辑《甘谷石窟文化》文史资料的同时,把石窟文化保护与管理作为软科学研究的课题,经甘谷县科技局审定推荐,列入2016年度天水市软科学项目研究课题。现将《甘谷石窟保护与数字化管理对策研究》全文转发。

 

  甘谷石窟保护与数字化管理对策研究

  一、甘谷石窟文化的总体概况

  甘谷县位于甘肃省东南部,天水市西北,渭河上游,地处东经104°58′至105°31′,北纬34°31′至35°03′之间,东临麦积、秦安,南接秦州、礼县,西与武山接壤,北与通渭为邻。南北长60公里,东西宽49公里,总面积1572平方公里。甘谷属于甘肃东部黄土梁峁沟壑区,东接秦岭,西连祁连余脉,为典型的丹霞地貌,山体质地为砂砾岩,利于开窟造像。

  甘谷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地灵人杰。在漫漫的历史进程中,石窟文化与伏羲文化、先秦文化、两汉文化、三国文化、民间民俗文化一起,共同构成了甘谷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的主线。甘谷有着十分悠久的文明历史,人文始祖太昊伏羲氏曾在这里留下开启文明的脚印。甘谷也是我国县制肇始之地,自秦武公十年(公元前688年)建县以来,甘谷文化在不断创造与传承中繁荣发展。汉唐时期作为古丝绸之路和唐蕃古道之要冲,不仅成为佛法东渐的主道,而且成为东西文化交流的枢纽。自魏晋以来,甘谷境内渭河南岸为主线,开窟造像颇为兴盛,为我们造就了一幅“本乎天自然之美”的石窟文化大观。

  位于天水市百里石窟文化长廊(东段以麦积山石窟为代表、中段以大像山石窟为代表、西段以水帘洞石窟为代表)中段的甘谷县,沿渭河南岸的秦岭余脉朱圉山麓一线分布着大像山、显龙洞、马务寺、华盖寺、朝阳洞、杨家洞等多个石窟群,自东至西绵延20多公里,共有窟龛200多个。就在这一段石窟文化长廊,就包括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8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3处。最为著名的是开凿于北魏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像山石窟,该石窟现存窟龛24个,以位于山体中部,距地面200米的大佛殿(6号窟)最为重要,因窟内有高约23.3米的石胎泥塑唐代大佛而闻名遐迩,被誉为“丝路明珠”。

  总之,甘谷石窟文化所展示的不仅仅是石窟造像这种以宗教历史为背景的文化现象,更重要的是它蕴含了甘谷文明进程的历史脉络。它的形成亦非历史的偶然。甘谷境内从新石器时代至民国时期大量的文化遗存说明,甘谷的文化底蕴十分丰厚。从仰韶文化的人面鲵鱼瓶上中华龙图腾的雏形到唐三彩凤首壶的美轮美奂;从毛家坪遗址的秦人战车到石窟壁画的历史画面;从甘谷汉简的笔墨神采到北魏造像的深邃玄妙;从魏晋佛造像的清俊雅韵到唐代大佛的旷世巨制都无不体现着甘谷作为华夏文明发祥地之一的重要历史地位。这种深厚的文化相互交融,互为支撑,构成了渊玄深邃的甘谷文化的整体框架,成为甘谷文化发展,社会进步的基石。

  二、甘谷石窟文化的主要特点

  纵观甘谷石窟文化,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特点:

  1、体现了“依山傍水,就势而凿”的开窟理念

  考察甘谷众多石窟的形成和发展,不难看出甘谷石窟无论从布局、形制、功能上来看,还是审美特征、文化内涵来讲,既具有我国北方“四大石窟”文化的一般特征,又具有甘谷地域文化的审美色彩。尤其是在布局上,体现了“依山傍水,就势而凿”的开窟理念,因为甘谷石窟都开凿于朱圉山脉,分布在渭水南岸,且如一条直线排列,皆凿于悬崖半壁之上,从大像山石窟到磐安朝阳洞石窟的10多处石窟无一例外。这些石窟基本上都是“顺势而为”:窟与窟之间,或高或低,或左或右,或相互独立,或相互连通,石窟的开凿并无一定规律,主要依山势及地质情况而定。象大像山石窟、华盖寺石窟、显龙洞石窟,就有两洞、三洞、四洞以及多洞相连的特点。

  2、多为人工开凿,均为宗教活动场所

  在石窟的形制上,除大像山百子洞等少数自然洞窟之外,大多石窟均为人工开凿的平顶方形窟;在功能上,主要是为造佛而开窟,均为宗教活动场所,除少数因自然或人为破坏的空窟(如二十铺马务寺石窟)外,窟内均有造像,供人敬奉;就审美特征而言,甘谷石窟因开凿的年代不同而各具特色,但在总体上,多表现为“纡余委曲”、“若不可测”的东方文化含蓄美。甘谷石窟从开凿年代开始,历代人民群众始终没有停止开凿,经过文化文物部门的仔细普查,截至到2016年10月,甘谷6个石窟寺中有名称的洞窟多达84个。

  3、石窟与古建有机融合成为整体

  甘谷石窟的另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石窟与古建相间,相映成辉,相得益彰。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代工匠的设计思想,即以中轴线为核心均衡布局,依地势地貌起伏变化,呈现出雄伟、肃穆、开阔的气势,这在大像山、显龙洞、华盖寺等多个石窟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值得重视的是,甘谷石窟文化所体现出的东西方文化融合的审美特征,带有希腊末期艺术和波斯艺术特点的佛教雕塑艺术品均有迹可循,大像山唐代大佛所具有的东西方雕塑特征,即显现出丝路文明所渗入的西域文化特征,又有中国石窟文化“秘响傍通”的隐中见秀的审美风格。甘谷大佛在造像手法上既借鉴了西方雕塑的技法,又非常注重运用中国雕塑以线条概括物象形态神情,用类似中国画大写意的手法去追求圆满的立体效果,而其效果并不反映在实在的大佛形态上,而是通过形态反映在观者的头脑中,使其产生幻觉般的审美感受,从而形成了大佛统治万民、至高无上的威严之感。另外甘谷石窟寺中,建有大量的古建筑,尤其是大像山石窟几乎就是石窟与古建自然分开,前段主要以古建为主,后段主要以石窟为主,石窟与古建相互融合,有机结合。

  4、自然与雕琢完美结合

  自然与雕琢完美结合是甘谷石窟的又一个特点。如显龙洞、朝阳洞等石窟,原本是自然风蚀所形成的岩洞,经历代工匠精心雕凿而成为融石窟、古建、雕塑、壁画、碑石、楹联、匾额等为一体的人文景观。华盖寺石窟依垂直山体呈之字形一线开窟,十多个窟龛高低不一、形制各异,将华盖寺险峻峭拔之势趋向极致,令人仰止。这种自然与雕琢的融汇还表现在石窟塑像与壁画等艺术形式之中,堪可以“铺锦列绣,雕绘满眼”誉之,大像山石窟大佛窟窟壁上的伎乐天等悬塑群像,形态各异神采飞扬,与唐代大佛一起构成了浑然天成、神圣庄严的审美画面。而华盖寺相对高度最高的23号窟中的《玄奘取经图》和《玄奘取经归来图》两幅元代壁画不仅表现出甘谷民间早于小说《西游记》的人物形象概念,而且展示了古代工匠高超的造型艺术水平。画面中的唐僧师徒各有神态,性格迥异,恰合中国绘画“象人之美,张得其肉,陆得其骨,顾得其神”的审美观点。马务寺石窟1号和2号窟中的观音、天王壁画则表现出以线条取势、艳而不俗的民间绘画风格,有着浓重的宗教色彩。

  5、禅窟与石窟相互依存,相得益彰

  甘谷石窟文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禅窟与石窟相得益彰,相互依存。佛窟以供奉佛菩萨像为主,禅窟以僧人在窟内修行为主。一般大窟供佛,为佛窟;小窟住僧,为禅窟。禅窟中的小者仅容一身坐卧;大者往往凿有壁龛、炕洞、石灶、石窗等。在甘谷的石窟寺庙中,像显龙洞、华盖寺、马务寺等禅窟,至今还有僧人在内修行生活。在常人看来,禅僧似乎不顾及他人,而是只管自己,实则不然。禅僧是要通过禅修,参透佛理,得如来智慧之后,才能方便开导广大众生,从而走上共同解脱之路。他们参禅的寂静处,在佛教经论典籍中被称为阿练若或阿兰若,汉文译为寂静、无诤声、空闲处等。这些僧人远离红尘,居住在悬崖峭壁的洞窟之中,以清风明月为伴,以孤灯清影为伍,言谈举止一如古德。这样的修行环境和修行者在其他地方恐怕已很难一见了。

  三、运用“互联网+甘谷石窟”,加强甘谷石窟的数字化管理

  1、高度重视,形成重视关心石窟文化遗产的强大合力。石窟遗产是甘谷历史文化元素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真正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文化遗产,它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共同构成了甘谷独特而又源源流长的灿烂文化,尤其是甘谷大像山石窟中的大佛窟,不仅文物价值相当高,而且是渭河流域唯一的一尊唐代大佛,填补了渭河流域没有唐代大佛的空白。能不能把这些精美的文化遗产世世代代保护下去,这是摆在我们现代人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因此,要及时成立和健全全县石窟文化保护领导小组,具体负责石窟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在全县形成人人重视石窟文化遗产的良好风气。各乡镇、各有关单位都要组建相应的机构,确保这项工作有人管、有人抓。

  2、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运用“互联网+甘谷石窟”,加强甘谷石窟的数字化管理。“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各个传统行业”,是利用信息、通信、网络等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实现研发、计划、组织、生产、协调、销售、服务、创新等职能的管理活动和方法。“互联网+甘谷石窟”,就是要利用信息技术,利用互联网平台,对甘谷石窟进行科学化、系统化、数字化、信息化管理,促进石窟保护和旅游产业发展。具体讲主要抓好以下6个关键环节:

  (1)建立甘谷石窟互联网宣传研究平台。现在我们西部的县级互联网平台,大多数是政府宣传网站,是综合性的新闻宣传平台,而带有专题性、研究性、保护性的互联网平台少之又少,所以好多具有主要价值的文物保护单位无法开展富有成效的专业宣传工作。甘谷位于天水市百里石窟文化长廊的中段,交通便利,是文物资源非常厚重的文化大县,尤其是甘谷石窟像一串串珍珠一样,星罗棋布。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和甘肃省“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战略的实施,必将对甘谷石窟的保护、研究、挖掘带来勃勃生机。因此迫切需要建立甘谷石窟互联网平台,将甘谷6个石窟寺69个洞窟的照片、地理位置、文物价值、研究成果等等,全部列入平台,让更多的人了解甘谷,让更多的专家、学者走进甘谷。

  (2)组建甘谷石窟文化研究保护中心。积极筹建甘谷石窟文化研究保护中心,这个中心就是一个保护和传播石窟文化的载体。一是在大像山附近,规划建设一个上档次、上规模、现代化的甘谷石窟文化研究保护中心(内设甘谷石窟数字音像馆),二是配备专门人员。建议机构编制委员会为这个中心调剂事业编制,配备专门人员,具体负责甘谷石窟文化的宣传、保护、研究等方面的日常工作。

  (3)纳入财政预算。县财政可以将甘谷石窟的管理、保护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保证工作的顺利进行。

  (4)设立数字音像馆。可以与有关科研机构联合,根据甘谷石窟实际,积极采用现代化的保护、传播手段,拍摄、录制甘谷石窟文化影象资料,筹建声、光、电交融的甘谷石窟数字音像馆,把音像馆建设成为集文物保护、学术研究、游人参观、电影放映为一体的甘谷石窟音像馆。

  (5)编辑出版《甘谷石窟文化》书籍。广泛搜集整理石窟文化方面的史料,编辑出版《甘谷石窟文化》书籍。为后人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

  (6)大胆创意,拍摄反映甘谷石窟文化的影视剧。可以积极与国内外有关的影视机构合作,以甘谷大佛精美的传说为主线,创作影视剧本,拍摄《甘谷大佛》电影或电视剧。

  通过领导、机构、人员、经费、活动“五落实”,真正把这个中心建设成集宣传推介、文物保护、学术交流、资料整理、音像收集保护等“五位一体”的甘谷石窟文化数字化保护基地。

  3、发展壮大石窟保护队伍,促进文物景点的晋等升级。甘谷石窟文化遗产都在农村,地域广,线路长,除了大像山石窟设有文物管理所、配备专门机构和人员外,其余的省级、县级石窟寺,都没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和人员,所以石窟保护工作的难度很大。因此,建议组建和完善“三支队伍”,切实加强对石窟寺的管理和保护。

  一是继续发挥宗教人士的积极性,加强对石窟遗产的保护与管理。在我们甘谷的石窟寺中,基本上都有宗教人士在寺院里开展宗教活动,我们应该把这部分力量充分调动起来,对他们经常性的开展文物管理知识的宣传教育,使之成为文物保护的有生力量。

  二是充分发挥石窟寺所在地乡镇党委、政府和村委会的积极性。按照《文物保护法》规定,地方党委、政府是保护文物的第一责任人,所以要发挥乡镇党委、政府的积极作用,尤其是要让所在地的村委会,切实承担起文物保护的责任,组建民兵巡逻队,可以利用养老保险、困难补助等的政策,组建农村老年人义务文物保护队伍,开展文物保护与管理。

  三是组建专门机构,加强文物管理保护。最近几年通过考试招录到乡镇工作的大学生(“三支一扶”、“进村进社”、乡村旅游岗位),人数比较多,所以我们建议在县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设立文物保护站,每个站可以配备2—3名大学生,开展日常性的管理和保护工作。

  在加强甘谷石窟保护的同时,要积极邀请国内外石窟文化方面的专家、学者,到甘谷考察,进一步挖掘甘谷石窟的历史文化内涵、文物价值,全面论证甘谷石窟点线相连的特征,寻找甘谷石窟晋等升级的突破口,可将甘谷石窟作为一个石窟文化长廊,抱团申报,使甘谷石窟尽快进入国家、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录。要把文化与旅游深度融合做为主攻方向,通过招商引资、项目推进、举办节庆活动、文化骨干企业带动等多种形式,进一步加强文化旅游深度融合,全面发展。

  (甘谷石窟保护与数字化管理对策研究为2016年市列软科学项目。作者,李春,甘谷县政协委员。)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相 关 新 闻
甘 谷 风 光
Copyright @ 2006-2010 中共甘谷县委对外宣传工作办公室 甘谷县人民政府新闻工作办公室 版权所有
邮箱:ggxw110@163.com 联系电话:0938-5587797 QQ:897024265
陇ICP备090034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