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甘谷概况 | 领导之窗 | 今日甘谷 | 文化旅游 | 重点关注 | 理论纵横 | 典型引领 | 政府信息交互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甘谷概况>>正文
华夏第一县
(2015/1/20 15:24:49) 新闻来源: 作者:

  20021130,甘谷——华夏第一县软科学研究成果评审鉴定会在甘谷县召开,经省内外十余位专家、学者评审鉴定后形成的《评审意见》,充分肯定了甘谷作为华夏第一县的历史依据,牛勃同志提交的《华夏第一县与甘谷县文化定位研究》被认为“达到国内同类研究先进水平”。“华夏第一县”通过《光明日报》《中国科技报》等媒体传播,从此成为甘谷县的另一称谓和一张闪光的名片。

  《史记·秦本纪》载:“武公十年,伐邽、冀戎,初县之。”这是有关甘谷设县,也是中华设县的最早记载。秦武公十年(公元前688年),秦武公越过陇山攻打今甘谷一带的冀戎,征服该部族后,为了占地治民,加强行政管理,遂于其地以其族名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县——冀县。县的出现,标志着一种新的行政区划的开始,尽管此时的县还仅仅是个雏形,但它毕竟标志着一种新的管理机构和管理制度的诞生。作为以军事为特征的秦国,一开始就将其隶属于中央的直接控制之下。后来,秦把这一制度推广到全国,使之延续了我国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

  秦之置县,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究其作用,大致归纳为三:

  一、占地治民;二、行政管理;三、保护祖陵宗庙所在。

  上述三条中,一、二两条不难理解,第三条非常关键,说起来枝蔓却多。可延伸的问题有秦为啥要把“华夏第一县”放在甘谷?甘谷究竟有没有秦的祖陵,或者说甘谷县是不是秦人的发祥地?

  1947年,著名学者裴文中先生在渭河流域调查时发现了甘谷县磐安镇毛家坪遗址,此后的1956年、1982年、1984年,学者张学政和甘肃省文物考古队及北京大学考古系先后在此进行发掘。从采集和发掘出的连裆鬲、分裆鬲及彩陶器和盒、钵、豆、罐等大量遗物可以看出,毛家坪遗址主要有三种文化遗存,一是以彩陶为特征的石岭下类型遗存;二是以绳纹灰陶为代表的秦文化遗存——A组遗存;三是以夹砂红褐陶为突出特征的与秦文化并存而又不属同一系统的文化遗存——B组遗存。研究发现,毛家坪B组遗存是在A组遗存后段即与东周秦文化共存的情况下发现的,但他并不属于秦文化。就文化特征而言,毛家坪B组遗存与此前陕甘青地区已发现的诸文化均不同,应当是一种新的遗存。毛家坪遗址既然是不同于秦文化的另一种新遗存,那么,为什么在同一时期内和秦文化共存于一地呢?这可能与两种遗存的族属和当时的历史背景有关。直接点说,就是毛家坪遗存中带有许多东方文化色彩的东西。这让许多研究者觉得一头雾水。

  要搞清它,首先得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嬴秦究竟缘自何方?这同样是个扑朔迷离、众说纷纭的未解之谜。近代以来,影响较大的有“嬴秦本即西方狄戎说”和“赢秦来自东夷说”两种对立的观点,代表学者分别有王国维、蒙文通、俞伟超等,卫聚贤、徐旭生、段连勤等。这个问题直到2011年底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李学勤教授《系年》的发表才得以水落石出。出土文献表明,周武王死后,三监之乱起,周成王伐商邑平叛,商朝重臣飞廉(秦先祖)东逃商奄(今山东曲阜一带)。成王东征,杀飞廉,并将一部分“商奄之民”强迫西迁,其做法类似于后来的谪戍。这些西迁的“商奄之民”被发配到朱圉山(今甘肃省甘谷县)一带抵御戎人,他们正是秦的先人。这些被迫西迁的东方人,在离开东方时,自然会将一些东方文化自觉不自觉地带到西方,作为其文化和传统的一部分顽强地坚守和延续下来,这也就很好地解决了毛家坪遗址B组遗存中多少年的未解之谜,成为秦人东来说最重要的见证。“嬴秦族虽然在很早以前便西迁陇右,远离中原,但他们本属东方部族,其文化素质中含有华夏‘基因’,所以,从夏到周,他们一直保持着与中原王朝的联系,甚至参与中原王朝高层的政治权力格局,始终是中原王朝的拥护者和华夏文明的向心力量。”(祝中熹《早期秦史》)

  既然甘谷朱圉山是秦人最早的发祥地,自然,就会有祖宗的宗庙和陵墓。上世纪末在甘肃省礼县大堡子山发现的秦西垂陵区,有人认为是秦人最早的陵墓,但出土器物之精美,让人不得不思考它的从不成熟到成熟,从成熟到如此精美的过程应该在什么地方。大堡子所葬秦人先祖为谁,因遗址盗掘破坏,至今未能坐实,据传世文献资料推测,有可能是庄公、襄公等先祖的陵寝。问题是从时间上考察,此二公要比当初入主西垂的其先祖晚约近十代,靠后数百年。这就是说,在西垂陵区之前,秦人还有更早的,真正称得上秦人发祥地的陵区,现在看来,这个陵区极可能就在今天甘谷县内朱圉山至今不为人所知的某一个地方。李学勤教授认为:“毛家坪遗址的发掘表明,在朱圉一代确实有早到西周前期的遗存,看来在那里寻找秦先人的居地,真是大有希望。”据此,我们可以说,秦人设县于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保护宗庙和祖陵所在地,这点,在中国古代是十分重要的,也是绝不敢轻视的。

  甘谷素称“羲皇故里”,作为秦人的发祥地,亦可称秦乡,对甘谷,准确的界定应该是——羲里秦乡。

  2012819,甘谷县举行了隆重的庆祝甘谷县建县2700周年庆祝活动,华夏第一县成为一面招展的旗帜。为了纪念这个历史的时刻,中共甘谷县委、甘谷县人民政府在刚刚竣工的县统办大楼前铸华夏第一县宝鼎,举行隆重的华夏第一县宝鼎揭幕仪式。鼎身正中铸一阳刻大篆“冀”字,左右铸阳刻金文《华夏第一县宝鼎铭》。基座前镌刻由著名国学大师霍松林先生题写的“华夏第一县宝鼎”,甘谷县建县2700周年纪念,后为《华夏第一县宝鼎铭》,其文曰:

  甘谷乃陇上之重镇,丝路之要冲。公元前六百八十八年,秦武公“伐邽、冀戎,初县之”。冀即今之甘谷。冀县之置,乃中华县制之始,迄于今,两千七百年矣。天嘉殊荣,壮我河山;史衍馀香,恩泽冀里。县庆之际,县委、县政府集民智、顺民意,宝千古之殊荣,瞻鹏程之无疆,铸鼎以庆,以记其盛,以志永久,以祈永昌。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相 关 新 闻
甘 谷 风 光
Copyright @ 2006-2010 中共甘谷县委对外宣传工作办公室 甘谷县人民政府新闻工作办公室 版权所有
邮箱:ggxw110@163.com 联系电话:0938-5587797 QQ:897024265
陇ICP备090034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