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甘谷 > 正文
【文化之窗】雪落大像山
时间:2019-02-11 08:58:32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王琪

 
  一场纷纷扬扬的雪,没有在小雪时落下,没有在大雪时落下,也没有在冬至时落下,却选择在新年伊始的那天晚上,悄然而至。突如其来的一场雪,惊艳了山川,惊艳了大地,也惊艳了大像山。
  没有雪的日子里,风像个二杆子,随心所欲地吹着。和风一起溜达的,还有那个叫“流感”的二流子。风过尘起,病从口入。医院里人满为患。
  冬雪不至,人们的心里忧忧的。偶尔看见草木上一层白白的雪凌花,抑或窗棂边一片薄薄的冰窗花,也会惊喜异常,在心里虚构一场纷飞的大雪,以慰藉不安的灵魂。没有雪的冬天,还能叫冬天吗?
  生活在古冀的人们,都期待一场雪的到来。大雪纷飞,银装素裹,洗净铅华,掩埋丑陋。
  终于,一场大雪,在人们的期盼中,飘然而至。白雪覆盖了渭河上下,像山内外。
  这场雪,忽如春风一夜来,款款而至,盈盈如玉,来自天宫,落于大地。又似故人夜访,不期而至,笑语嫣然,温温软软,娓娓道来。飘雪无声,悄然而至。不似秋风,喧嚣不已;不似夏雨,毛毛糙糙,不似春花,妖艳夺目。宁静才能致远,淡泊方能明志。



 
  早已过了为一场雪的到来而虚张声势的年纪,我以一颗平静的心,看雪落像山,听天赖清音。我的生命已经历过一场又一场的雪,该淡漠的早已淡漠,该搁置的已然搁置。追逐热闹的年代也如风一般远去,知道时间是把杀猪刀,会抹杀一切繁华盛景,再美丽的容颜,也有红消翠减之时,再盛大的戏剧,也有落下帷幕之日。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只有那平淡的岁月,质朴的生命,才经得起时间的叩问,人情的检阅。
  雪,温柔地飘着,大地一片苍茫。大像山的梵音,像雪花一样怒放。绝顶的大佛,目光如满天温暖的雪花,普度众生。渭水如练,缓缓东流,带走片片雪花,却带不走岁月往事。回风舞雪,思绪飘摇,我忽然想起了儿时的雪。
  儿时的冬天,似乎比现在的冬天更温情,更君子。节气就像上课铃声一样准时,该小雪时小雪,该大雪时大雪。数九寒天,必地冻三尺。冬天是真正的冬天,隔三差五就下一场雪,或大或小,或厚或薄。于是,玩雪就成了儿时最快乐的一件事。滑雪、打雪仗、堆雪人,记忆最深刻的当数下雪天逮麻雀。



 
  雪像扯不断的棉絮,纷纷扬扬,无休无止。我们在院子里清扫出一片空地,拿一扇窗扇或一个大筛子,用半截木棍,支起一端,在窗扇或筛子底下,撒一把高粱或放几穗谷穗,再在木棍上系一根长长的细麻绳,一直拖到屋内,静待麻雀上钩。下了几天雪,饿急了的麻雀,看见食物,纷纷从屋檐下、柴摞上、树枝间,扑向陷阱。雪白雪白的天地,麻雀就像一疙瘩黄土,就像一片枯败的树叶,在空中划过。一些见过世面的老江湖,只在陷阱外面游荡,麻痹人们,待瞅准时机,以极快的速度,叼一粒食物,迅速撤离,远走高飞。而一些楞头楞脑的小麻雀,眼中只有食物,看见吃的,不顾一切,一头扎进陷阱里,贪婪地吃起来。这时,需要有耐心,需要等待更多的贪婪者进入。一只,两只,三只,等有了四五只、五六只麻雀进入了中心,我们会以极快的速度拉动麻绳,一网打尽。抓住的麻雀,裹上黄泥,塞进炕眼洞。不多一会儿,一只只热喷喷的烤麻雀,就成了我们那个缺油少盐时代最香的美味了。
  看见纷飞的雪,忆起儿时那种烤麻雀的香味,至今回味无穷。
  雪,还在下着,飘飘洒洒,纷纷扬扬,让大像山变得简洁明了,宁静高远,像飘香的国画,像梅边的笛吟,像陶渊明的诗,像王羲之的字,悬挂在渭河之南,弹奏在像山之上。山上的灯管亮着,山间的木鱼敲着,灯红雪白,僧敲寂静,大像山静如处子,冷艳清幽,任是无情也动人。絮雪附岩,苍松泛白,佛阁如月,山岭如流,天高地迥,上下一白。霎时,纯白与寂静,庄严与神圣,覆盖了像山上下,覆盖了渭河南北。像山如此静美!古冀如此多娇!



 
  山下的大像山公园,像一张洁白的宣纸,园中的湖泊草木,亭阁水榭,落纸成画,下笔成文。画在心中藏,人在画中走。脚下的雪,洁白如玉,柔软如绸。湖畔的树,雪落簌簌,如落英缤纷,如蝴蝶翩跹。曲桥如梦,祭坛如诗,像山湖静如处子。白雪勾勒的崇文苑,像简静的诗经,像淡雅的唐诗,莹润如玉;凌风傲雪的尚武园,像怒放的白梅,像寒山的劲松,豪迈如歌。它们一东一西,一文一武,披星戴月,两俩守望,像一对比肩而立的君子,像一对遗世独立的圣人,默默地诠释着甘谷的精神内涵,解读着古冀的人文传统。
  雪落古冀,四野苍茫。期待已久的大雪,不期而至。我沿着像山湖青石铺就的小路,独自徘徊在银装素裹的大像山公园。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盛开的雪花漫天飞舞。那轻盈的雪花,如银碗里翩翩起舞的公主,如天宫里花枝招展的精灵,又如深山里高人弹奏的古筝,舒缓悠长,古典唯美,一种融融的暖意在胸间缓缓流动,一种美好的情愫在心中悄然滋长。每个人的心灵都需要沉静,需要滋养,我不知道,在这萧瑟的冬季,还有什么能比与一场大雪的相遇,更让人心旌神摇,也更让人滤尽浮华。飞雪如羽,世界如银,心也轻松,梦也轻盈。沉睡的土地,也被温柔的雪花唤醒,开始孕育风情万种的春天;蛰伏的种子,更被温情的雪花滋养,开始萌动万紫千红的色彩。天地一重逢,万物皆可萌。大雪落了,春天还会久吗?



 
  走出家门,来到大像山下,不只为了看雪景,亦为了释放疲惫,纯净心情,更为了把这一段被白雪覆盖的简单纯粹存留心中。白雪皑皑,大地一片苍茫。人世间所有的丑陋与肮脏,喧嚣与浮华,都被白雪掩埋,干干净净,坦坦然然。不纠结于名利,不迷途于美色。只在简单中涵养内气,只在纯粹里静养修为,让人生趋于高尚,让生命趋于美好。就像这湖畔的树木,白雪铠甲,卓然屹立,枝干如铁,直指苍穹,没有繁华的负累,没有硕果的牵绊,抛弃一切琐碎,谢去所有应筹,将生命最原始最质朴的面貌真实地袒露在天空下,呈现在人世间。从不在凄风苦寒的环境中面露畏难,也不在苦闷彷徨的生活里意志消沉。风骨硬朗,灵魂高华。眼前的像山湖,冰封雪盖,干净简洁,仿佛正在梦乡。天地一尘不染,干干净净,净得毫无杂念,净得无烦无恼,我的心底,也是一池清澈,一片明净。
  雪花飘呀飘,古冀一片洁白。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玉树琼枝,粉妆玉砌,仿佛进入童话世界。忽然想起古人咏雪的诗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吟诵着古人的诗句,我移步回家。这样的雪天,这样的环境,一个人坐在家里,温一壶酒,或沏一杯茶,静赏窗前飞雪,回忆前尘旧事,也会别有情趣。
  雪落无声,像山无语。



 
王琪,甘肃省作协会员,甘谷县作协主席。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甘肃日报》、《天津日报》、《读者》、《丝绸之路》等100余种报刊发表历史文化类散文300余篇。先后获第27届全国地市报新闻奖、第五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等奖项,十余次获国家、省、市级征文奖,有多篇作品收录各类文集。

上一篇:六峰镇:积极组织群众清扫通村道路 保春节返程高峰畅行
下一篇:【甘肃日报】大像山镇印象
主办:甘谷县人民政府 承办:甘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网站地图
地址:甘谷县大像山镇冀城南路统办大楼二楼 邮箱:ggxxxzx@126.com 电话:0938-5622811
新闻中心 邮箱:ggxw110@163.com 电话:0938-5625345
陇ICP备09003452号     技术支持:甘肃浡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甘公网安备 62052302000005号 网站标识码:6205230001